高州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我在茂名搭客的日子(高州网友真实经历连载,值得追看)

  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5-27 09:49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越来越精彩,摩托佬好文采!
     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5-27 16:41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有本土气息,好真实,顶一下!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5-27 21:24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[以前我看帖很傻很天真,只看帖不回帖,看到论坛里好多比我后注册的人都成黄金会员了,我才追悔莫及,于是我保存了这段话,每看一贴就复制粘贴,慢慢的,我也能成为黄金会员了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5-28 00:16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搭客佬接触社会,接触的人多,写出来的好真实,不错,谢谢分享。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5-28 00:18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四、中级人民法院的那个贱精
  本来今晚想早点来把这一节更新,但今天总监从台湾请了一个,据说是李登辉、陈水扁时代的御厨过来交流,奶奶 的,直到十二点才下班,明天中午不能下班又要参加什么消防培训,现在的日子一点也不比搭客那时好过啊,唉,我拿老板几千蚊,老板却想拿我条命。
  好啦,回主题吧。如果你问我搭客的这两年里,有没有人让你记忆深刻或最难忘的。我告诉你,有,肯定有,而且是个大贱精,此君还意图攻击我菊花。
  还是在夜市那段时间,有一次搭了一个客去交委,回到光华中路滨南路口的时候,没错,就是国际大酒店夜总会和桑拿后门出来的那个路口。(据说,很多处级以上的官员去以上两个地方,都是从此后楼梯上。)有一个衣观楚楚,夹着一个公文包戴着一幅眼镜的男人挥手示意,于是我便停车。那个男的好像喝了点小酒,样子十分得意,摇头晃脑哼着小曲。怎么形容好呢,啊,相当贴切的四个字————小人得志。
  那个男的一上车,把公文包的挽耳穿进手里,然后双手紧紧地抓住我的肩膀,口里唱着:这陷阱,这陷阱,偏我遇上————。奶奶的,这叫什么话,能坐上我摩托车是你八辈子的光荣,不信,你问问陈水扁、乔治.布殊他们坐过没有,没有吧,还什么这陷阱这陷阱,偏我遇上,拷。我问:老板,去哪里。此败类说:去中级人民法院。
  车开出光华路后,此极品问我:搭客佬,台车系你老婆嘛?我笑着回答:我允食个架撑,肯定当系老婆啦。
  条七头听后大笑:哈,那我现在岂不是骑在你老婆身上?我说:我还没有老婆呢。此人不作声,双手更紧紧地抓住我的肩膀,坐在车上的他,像苍老师那些勇猛的男朋友一样,不断地向着我的菊花作抽插状,口里还‘啊、啊、啊’地似唱非唱、似叫非叫喊着。真他妈的变态。我悄悄地把屁股往前挪一挪,那个变态狂还在动。我对他说:你无乱郁,等一下大家都跌交就知错。
  车到丰年那个红灯时,红灯亮起,我便停下来等, 在我右边的是一台女装车,车上坐着两个美女,条贱精两眼放光,对着两位美女高声道:靓女,去C啊,要我跟尾嘛。两位美女看看他,没有理会。他又继续调戏人家:靓女,条裤无拉链呐。美女一加油,转弯向迎宾二路驶去。贱精手一扬,说:丢,都无瘾过。
  过了红灯,贱精对我说,开快点,前边有个靓女。说真的,当街调戏妇女,其实大部分男人都想,只是跟我一样有贼心没有贼胆而已。当开到那个女的前面,回头一看,哗,好大一块猪扒。贱精摇摇头,说:搭客佬,你上咯。我说:还是留给你吧,你饿一点。
  去到中级人民法院门口,贱精下了车,问:几多钱啊。我说:三蚊。他拿了一张十元出来说:不用找了。我心里想:大盖帽,食完被告食原告,果然大方。但我的口里还是说:怎么好意思啊,多谢了。
那贱精不真醉还是诈憨,拍拍我的肩头说:使乜禁嘿客气。
  此时边上的小巷里转出来一个少妇,她刚好走到树底下,那里有点黑,此君近视看不清那妇人面目。不知是酒精所至,还是他本来就是喜欢开那些无大无细的玩笑的人,他居然调戏我说:L果只方娜来比你吊一七啪。我还未开口。那个少妇看见了他,说:你又去C来啊,成日无归过家吖。贱精的眼神从镜框上边射出去,发觉原来是他老婆,不好气地说:有C好去呐,跟伙记坐坐果咯。我心里暗暗偷笑,一加油,迅速逃离现场。
  第二天去加油站加油,发觉那贱精给的十元钱是假币。他奶奶的。
 (未完,待续,下一节:我的农民工兄弟)
     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5-28 09:15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得不说:呢条搭客佬有料到!~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5-28 09:26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其实,茂名的搭客佬比的士佬好做,
打摩的个钱同打的士个钱差冇几多。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5-28 12:59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非常精彩,非常现实!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5-28 19:55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太夸张嗲咯    搭客佬  有咁好文采?  你赢嗲   建议不要搭客了  去写作算了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5-28 22:49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五、我的农民工兄弟
  其实,有两种劣根性是与生俱来的。每个人都有,或多或少,无论你愿意承认与否,它都客观存在。它就是自恋和自悲。严格来说,我也不算是缀学,只是考上一间中专学校,但看着家里的困境,不愿再给家里增加更多的负担,所以出来打工。由于平时喜欢看下各类书藉,睇得多,也略能学到多少,所以勉强能将这段搭客经历记录下来。这也许是搭客佬自恋的一种表现吧
  生活在社会最底层,也可以说几乎是挣钱最辛苦的行业,除了搭客,还有各种干苦力的。比如江滨公园边那些坐在路边,旁边放着一个纸牌,写着双飞粉、ICI的那些人。今天我要写的这个农民工兄弟,也是这个行业的。所谓的”兄弟“,其实我并不认识他,之所以称为兄弟,因为共同生活在社会最低层,有一种同病相怜感觉吧。
  那时候荔晶斜对面的中心电影院门口也是有很多客搭的,偶尔,我也会把车停在那里,然后看着街上来往匆匆的人群发呆,那时候,路的中间还没有隔离带,坐在车上能看到春苑街口那一带。有一次是旁晚六点多。(那时好像是八月十五之后吧,反正,六点多天已经黑了,街上已经是华灯初上。)有一个手里提着一个石灰桶,拿一把灰扫的男人从春苑街出来。他走向坐在春苑街口的那些搭客佬。我不知他们说了些什么,只看见每一个搭客佬不是摇摇手就是理都不理他。那个灰水佬(姑且称为灰水佬吧)低着头在机动车道的边上,默默地向着新华书店的方向走去,偶尔停下来,看看身后的车流,似乎在待着一辆车在他身边停下来。其间偶尔也有一两辆搭客的摩托车从他身边经过,只是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停下来。因为离得太远,而且当时的车流太多,所以后也没有开车过去。只是默默地看着他。
  灰水佬走着走着,又站住了,招了一下手,还是没有人停下来,他看着身边一辆一辆的摩托车擦身而过,显得有点木纳。我隐隐地感觉到一种落寞,从他身上漫延开去。最终他似乎下了决心一样,回到人行道上低下头继续默默地向前走。
  这时路面的车没有那么多了。我一脚踩着火,然后冲过对面马路。我开到他的背后,响了两下喇叭,问道:老板,坐车吗。他回过头来,有点吃惊,似乎不太相信地用带着四川口音的普通话说:你是说我吗。我点点头:唔,老板去哪里。
  这时我才仔细地打量了他一下。只见他穿着一对旧拖鞋,鞋后跟已经磨得很薄了,头上沾了很多石灰水,以至显得头发沾乎乎的。身上穿着一件沾满灰水,很旧的蓝色的有点像油公司工服的上衣,一条黑色的裤也显得很脏很旧,说真的,如果不是手上拿着扫灰水的工具,和街上那些在垃圾桶里捡破烂的流浪汉没什么区别,难怪别的搭客佬不愿意做他生意。
  他小声地问:去茂南区多少钱啊。我问:茂南区哪里啊。他说:涵洞过一点那条村里。我想了想说:四块吧。他说:三块成不成啊。我摇摇头说:不成啊,现在的油这么贵,去茂南区一般都是四块啊。他的眼里掠过一丝不知是失望还是不安。他拿着灰扫的手摸了摸肚子,似乎舍不得花这四块钱。我看着他说:老板,我没收贵你的啊,你平时搭到那里最少也得四块吧。他咬了咬嘴唇,说:好吧,四块就四块,我的身很脏,你要不要拿条毛巾垫一下车啊,要不弄脏了,我可没钱给你洗车啊。我挥挥手说:没所谓,上来吧。他坐了上车,但在我和他的身体之间,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他说:老板,你真是好人,他们都不肯拉我,只有你肯。我问道:那你平时坐什么车回去。他说:我平时都是走路回去,只是今天肚子太饿了,想早点回去。我心里觉得酸酸的,我以为自己已经够穷的了,想不到还有人比我穷,几元钱的摩托也舍不得坐。
  我笑着问他:你们干这个的怎么说也有四五十元一天,用不着省那几块钱吧。他叹了一口气说:几十元一天又怎样,又不是每一天都有活干,一个月能挣多少?除了吃饭租房子,我还有一个老母亲和两个读初中的儿女在老家,能省一分是一分啊。我听后默默无言,有人一顿饭上万块,而有人为了打几元摩的也要想来想去,这叫什么世道啊。
  我把他拉到了目的地。那是一座砖瓦平房,有二三个民工捧着饭碗蹲在地上吃饭,还有一个穿着内裤在一旁的水井边上洗澡。一个吃饭的民工见到灰水佬回来了,跟他打招呼道:老王回来了啦。灰水佬点点头嗯了一声,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四元钱递给我。两张一元的,四张五毛的。我把那四张五毛的还给他,说:这些零钱我不要了。他以为我嫌他的钱太散了,连忙从另一个口袋又掏出两张一元的,说:那给你这两张吧。我说:算了吧,太家都不容易,就当我做了一次好人吧。他有点不相信地看着我,连连说:谢谢,谢谢。
  我依然记得,当时我转身离开的时候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他坐在我车上小心翼翼的样子,以后的几年里,每当老板叫我坐在他办公室的时候,也常常出现。
  再若干年后的今天,我才似乎明白,自悲是源自于对别人的一种仰望,自恋似乎是对自己的一种慰藉。就如我当年很傻很天真的以为,每年交一百二十元的会费给乡土诗人协会,就真的成了诗人。事实上很多人都认为我只是个衰人,特别是那些女人,你懂的。
  (未完,待续,下一节:遭遇白粉仔)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