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州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厨棍在路上——一个厨房仔的经历(本地原创)

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0 06:51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(七)
  于是表演取蛇胆也成了我日常工作的一部分。
  有一天晚上,我做了一个恶梦,梦见我被一条过山峰咬了一口,全身变得乌黑,我去找老板,那个老板从腰包里拿了五十块钱扔给我,说:你自己去医院吧。我满头大汗的惊醒之后,喘着粗气,心用余悸地看着梦中被蛇咬的地方。
  第二天下午,经理又向客人推销了一条三斤左在重的过山峰,当他们拿着那条用丝网袋装好的蛇过来,叫我杀的时候,我打死也不干,经理问我为什么,我吱吱唔唔地答不上来。最后这条蛇是让人乱刀剁断头的,取胆的时候也自然没有什么技术可言,这让经理很没面子,便投诉到老总那里去。
  总厨便趁机清理异己,向老总大诉苦水,说我平时如何这般,只顾泡妞,没将工作当一回事。
  老总找我谈话的时候,眼神很是复杂,一再告诫我做人要低调。
  从老总的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,我的心乱如麻,我从来就没将自己划分党派,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,但仍然被人视为非为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
  和那个总厨彻底闹翻,是一个月之后。那天晚市的生意很好,楼面主任带了一个客人,来到水台的野味笼子里挑野味。客人问:你这里有没有飞天虎或大灰鹤啊。由于这两样都是禁止出售的,所以一般都是藏起来,有熟人要才叫人家送过来的。楼面主任可能和客人不熟悉,但又不想失掉一次挣取高提成的机会,她想了想说:我问问总厨有没有。客人点了点头。于是,主任见我在旁边无所事事,便叫我去把总厨叫过来。
  我把总厨叫过来之后,客人问他有没有这两样东西。总厨见是由主任带过来的,以为是她的熟客,便落力地推介,要什么有什么,尽管点。客人说:那你拿个大灰鹤过来我看看。总厨叫客人稍等一下。于是他便通知别人送一个大灰鹤过来。
  大灰鹤送到之后,总厨拿着它送到客人面前,涏着笑脸介绍这个货式如何如何好,保证是天然野生的。客人默不作声地听完总厨的介绍后,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证件说:我是林业公安局的,你们涉嫌贩买野生动物,跟我回去一趟。总厨和主任一下子傻了眼。总厨心有不甘地说:是你们叫我拿货,我们才叫人送过来的啊,要说违法也是你们违法。那林业公安脸色一变,斥呵道:那叫你去死,你怎不去死。总厨被他一骂,也无名火起,便跟那公安吵了起来。后来公安呼来同伴,把总厨上铐带走了。旁边的主任吓得脸色都青了,见林业公安没找她麻烦,便心有余悸地舒了一口气。
  总厨被关了三天,后来老板拿了五万块钱去把他赎了出来。他回来后,找到我劈头痛骂了一顿,说我把他叫过去,害了他。天地良心,我真的比窦娥还冤。在他絮絮叨叨的咒骂声中,我也忍不住冒火了,我和他面红耳赤地争吵了一番之后,毅然脱掉工衣往他头上一扔,然后收拾东西离去。现在回想起来,事情没那么简单,那只是清除异己的一个藉口罢了。那时候因一时气愤溜了,真有点对不起那个老总。(未完)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10-10 09:05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顶!看到我都不想上班了,,,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10-10 21:03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哈哈,好看,过瘾!
     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7-3-31 09:07
  • 签到天数: 31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发表于 2013-10-10 21:07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是你说的吗?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2 15:54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  (八)
      前面做过的酒店都算不上是高档场所。一直以来,我都想跟人进一些高级的酒店学更多的东西。机会终于也来了,有人叫我到赛格特酒店去试工,试的岗位是荷王,我思前想后,心里斗争了很久。本来我好不容易做上了砧板,现在叫我做荷王,似是走了回头路,心有不甘但又想进高档的场所去提升一下自己。
      最后,我决定先进去学一点东西再说,以后有机会再找份砧板的活,反正曾经有过经验,应该也不难。
      那时候,赛格特的厨房也有三帮人,一帮是原广州远洋宾馆的大厨,是酒店请下来的,一帮是电白佬,但一直在佛山混日子的,另一帮是正宗本地厨师。这三帮人,表面上一团和气,其实互不感冒。
      那时我有四个手下,他们日常的工作都是我安排。广州佬和佛山佬都想表现出自己更重要一点,所以他们私底都想制作那些高档的原材料。因为他们都是大厨,总厨也不好分谁大谁小,所以是不分哪里是头锅、哪里是尾锅的。我的岗位职责是将砧板配好的菜,对比菜单后分送到各个镬头去烹制。他们为了更多机会地制作高档的原材料,我便成了众人拉拢的对像。那一刻我真的就感觉到自己是个人物一样。
      佛山佬有一个菜式是很费工夫的,有时候中午必须要加班煲制的,这个时候就必须有一个人留下来看火候,我手下的那些打荷仔,都不愿意留下来加班加点,没办法,那就能是我了。别人一点半下班,而我则一个人守着那微弱的火苗到三点多。我毫无怨言的加班,让佛山佬很是感动。后来他们走的时候,还专门要了我的电话。在后来的日子里,佛山佬还是关照了我不少的。
      其实我的职业生涯中,只有一半时间是在茂名渡过的,目前我踏过的足迹已遍布了多个省份,工作之余,能游历祖国的山河名川,这是我对这份职业最满意的地方。
      2004年的时候,我已经爬上了一些小酒家的头砧的位置,在厨房也算是主力军之一了。那一年冬天,经人介绍,我去了山东济南的一家大酒店工作,也就是某电视剧中,常提到的:‘雨荷在大明湖畔等你’中的大明湖畔。那一年的雪很大,满大街的人都在唱:2004年的第一场雪,给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一些————。我虽生在南方,但下雪已非第一次见,所以没有太多惊喜的感觉。
      在这寒冷的北方,其实做厨师是一件苦差事,特别像我们做砧板的,虽然我作为一个主管,很多事情不用我亲力亲为,但手干手湿仍是少不免的,在零下十几度的时候,把手伸进寒冷的水里取东西,那感觉有如玩杂耍的在油锅取铜钱一样,尖着手指,轻轻地放进去,拿起想要的东西,然后像火烧一样,快速地拿东西盛好,再开水笼头用水冲手指,以图解冻。一起同去的广东同事,有几个受不了寒冷的天气,身上开始长冻疮,那又痛又庠如死皮般硬梆梆的冻疮,让他们忍受不了这恶劣的天气,只好打道回府。由于人员不足,只有放低架子,什么都去干,有时候水台忙不过来,也马上捋起衣袖去帮忙,一个班次下来,双手冻得通红通红的。
    《未完》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3-10-12 19:58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好看,继续期待!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3 20:06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      (九)
          厨房里有两个香港过来的师父,对我甚是欣赏,晚上下班之后,常常带上我一起到外面烤羊肉串喝啤酒。从他们的口中,我知道香港的酒店流行一套叫“五常”管理方法。我请教他们什么叫“五常”,香港师父说,五常就是五个日常工作规范的概念。分别是工作常组织、事物常规范、天天常整顿、卫生常清洁、人人常自律。从他们的讲述中,我大开眼界,我以为厨房的管理工作只要把事情完成就可,原来这里面还有那么多技巧和技术。我央求香港师父,带我去用五常管理的厨房里去学习一下。香港师父笑而不语。几杯啤酒下肚之后,香港师父终于开口了,他说:你真的想到那种地方去干?我点点头,香港师父说:那种地方很严格的啊,工作压力很大,你受得了吗。我想了想,说:我想试试。香港师父说:好,我介绍你到一个地方去,看看你能不能受得了,主管你就不要做了,你去给人家打下手吧,以后有的是机会,只要你能适应这一套,以后你大把前途,因为现在的星级酒店基本都是用这个模式来管理的了,如果你接受不来,你还是干脆在些小酒楼干一辈子算了。
          在香港师父的介绍下,我怀着忐忑的心情,到了浙江舟山一个小岛上,一间由法国雷迪森酒店管理公司,托管的五星级度假酒店工作。酒店的总厨是江门台山人,我刚入职他就向我介绍酒店的经营方向,和厨房的一些制度。我一进厨房,真的是眼前一亮,一间运作了几年的厨房,竟然跟新一样,工具摆放整齐,地板清洁干净,跟我们之前工作过的地方真的是天渊之别。
          这里的工作要求很严格,每一个流程都有具体的工作指示,你只要像流水线一样,把你这一环节的干好就成了。相比之下,以前做过的地方就像一盘散沙一样。总厨台山佬是个脾气暴燥之人,有干得不好的,便破口大骂。回想起这些日子,真的像人间练狱。期间我也曾想过放弃,回到之前那些小酒楼,过着优悠懒散的舒服日子,但想到我来这里的目的,活着,有质量地活着,咬咬牙便忍了下来。
          赛格特那帮佛山佬给我的忠告犹在耳畔:只要你肯做孙子,自然会有人来做你的爷,而孙子向爷爷索取是天经地义的------。这话虽然粗糙,但道理却是那么的真实。每一次的挫折都是为了以后少走弯路而准备的。这一方面做不好,可以从另一方面去补救,天道酬勤是永恒不变的道理。
          在那里的几个月中,冰箱和冻库被我搞得一尘不染,苦差和累活都抢着干,我明白,不管我之前在其他地方干成什么样,在这里,我就是一张白纸。上天不会亏待有心人,也许是因为我勤快吧,那怕偶尔拖了后腿,身边的那些同事也没有怪我。其实世间的事情,基本上都脱离不了这样的一个模式,不管多难多苦,只要你能坚持下来,以后的路就会越走越顺。
          时至今日,我在五星级的酒店里如游魂般飘荡,看着身边的一些同事,因为无法适应而离职时,我就从心里感激那个香港师父给了我一次练历的机会。
         面对小辈,尽管我没有教过他们什么东西,但他们仍会尊敬地叫我师父。师父,是一个很沉重的词,有一种从外在加上来的压力,所以我宁愿称自己为老厨棍,棍,可能在很多人眼里是一个贬义词,但我却觉得它是一种肯定,比如恶棍、淫棍,首先你得够恶、够淫才会称得上棍。
          在职业的厨棍生涯中,天皇宫那次的失恋经验,让我在人生旅途中有很大的启示作用,明明是可以皆大欢喜的结果,却因为一时的冲动而满盘落索。就像今天我们在开发新菜品的时候,手里拿着新材料,没摸清它的属性、品质时,不敢轻易下手,不是因为原材料的贵贱,而是当一次出品失败后,别人就对这种原料制成的菜肴没有信心。
          2009年,我在山西太原的青龙大酒店工作,酒店重金聘请的钓鱼台国宾馆,退休厨师副总长任顾问,该顾问给我们上课时提到,烹小鲜有若治大国,凡事应循序渐进。我想,如果我刚入行时就认识了他,也许我的初恋就不会无疾而终。
          马丁.路德金曾经说过:我有一个梦想--------。其实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梦想。生活是什么?生活其实就是将骨感的现实,变成丰满的梦想。在厨棍的颠颇的修炼路上,只持一个目标继续前行,梦想就在身边。
          活着,有质量地活着,厨棍在路上------------。<未完>

          下一站:(十)海南琼海,摸人妖、泡洋妞,赊数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3-10-14 13:11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说真的,我更期待下集
         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3-10-14 17:28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下集一定好精彩!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4 20:41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      (十)
          说到厨棍的修练过程中,有趣的事,不得不提一下九十年代末期,在海南琼海做的一间酒店,那时候,酒店处的位置还属于胶区,晚上出去市区玩还得坐五块钱的摩托车,但酒店是一间四星级的渡假酒店,里面什么设施都有,所以晚上在酒店内也能找到消谴的节目。
          这里的每一处都有一个故事,且听我一一道来。
          那时候我还没有修练成一名真正的厨棍,依然只是一个风度翩翩的“劏鸡仔”。我们的老板是茂名的,他的一个合伙人是当地人,先是承包了酒店的娱乐场,发了财后才和茂名这个老板一起承包了餐饮部来做。
      九十年代去过海南的人都知道,所谓的娱乐场其实就是赌场,当时的开心天地盛极一时,那是一种以颜色代表数字的玩法,比如说,15――25是红色,当你买红色时,开奖机摇出七个数,总和在15――25之间,为之你羸,反之侧输,我们当中有很多个是喜欢赌博的。每天晚上下班之后,都到娱乐城去玩一把。
      那时候厨房敬了一个灶君,这些喜欢赌的家伙下班之前,虔诚地上了三柱香,口中念念有词地祈求神仙保佑大杀四方。说来也怪,逢他们上香的那天晚上,必定输得精光。后来有一个赌徒恼羞成怒,下班之前,指着灶君的神位破口大骂:他妈的,每天晚上老子恭恭敬敬地喂你香火,你却让老子连内裤也输个精光,今天你吃西北风吧。说完他拿起一个神台上的苹果,用衣袖擦了擦,大口大口地咬了起来,到最后还剩一个芯,他才把它放回神台上。
      真的是神了,那天晚上他居然前所未有地羸了几千元,他兴奋得把已经睡下来的我们拉起来去消夜。
      离酒店门口不远就是省道,省道的旁边,晚上有人开了几档宵夜档。我们几个打着啊欠坐了下来,羸钱的那个赌徒兴奋得吱吱喳喳,他拿出羸来的几千元,来回地数了几遍,刺激得其他几个输了钱的直骂娘。我笑着说:他奶奶的,现在的神仙也欺软怕硬,看来他们修练得还不够,把人间的卑劣都带上了天庭。一个输得焉了的赌徒说:明天我得把它所有的供品都吃掉才成,要不然都回不了本了。
      老板娘把做好的菜呈了上来,输钱的那几个,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。羸钱的那位骂道:妈的,用得着这么狼狈吗,又不是我羸你的。其中一个抬起头来说:不管了,先吃个够本再说。
      这时旁边传来了几声销魂的笑声,我们转头一看,原来是夜总会表演的美女们下班了,也到这里来吃宵夜。她们穿着清凉,脸上化的妆还没有卸呢。羸钱的那位,不知是兴奋过度还是被那些女孩子迷住了,他朝她们挥挥手道:Hi,美女,你们好。我连忙用脚踢了他一下,这些女人都有很深的背景,不是我们普通打工仔可以撩的。那些美女见有人和他们打招呼,也挥挥手,尖着嗓子说:Hi,帅哥,一起吧。赢了钱的那位,也许是充昏了头,他不顾我给他打眼色,捧着碗筷就坐了过去。我真替他担心,我的印象中,这些混迹于夜场的女子,一般都有一些涉黑背景的男人和他们在一起,万一让那些蛮不讲理的恶徒,以为我们泡他马子,那还不得挨揍啊。
      那个赢钱的赌徒,拉着我们的衣袖,要我们一起过去坐。经不住他的纠緾,我们几个连酒菜都移了过去。那几个美女说话的时候,都是尖着嗓子的,听起来让人觉得很不舒服。
      那些女子里边穿的还是演出时的三点式,只是在外面加了一件长外套而已,那丰满白晰的胸部,若隐若现煞是迷人。我们这些色中饿狼,不禁猛吞口水。其中一个脸尖一点的女子,看着我们的冏相,嘻嘻地说:想不想摸一下我们的胸部啊。我一惊,差一点把口里的汤粉喷在了她的身上。不会吧,有这等好事?她们不会是出来卖的吧。坐在她旁边的脸圆一点的女子,见我吃惊的样子,不禁扑噗一声笑了出来,她尖着嗓子说:想摸可以让你摸一下,几年前我们跟你一样都是男人,摸一下有什么关系呢。我吓了一跳,手上的筷子掉了下地上。旁边的女子吃吃地笑了起来。我仔细地看了她们一眼,我拷,居然真的有喉结,难怪她们说话的时候是尖着嗓子的。那几个赌徒眼睛一亮,有一个抓住她们当中一个的手臂摸了摸,说道:他娘的手臂还真滑,不说还真看不出来是人妖啊。圆脸女子嗔怪地白了他一眼说:什么人妖啊,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啊。那男子连忙说:不是,不是,对不起,是我失言,我自罚一杯。说完他把面前的酒杯端起来,一饮而尽。另一个赌徒说:真的可以摸一下?尖脸女子说:可以,但不能用力捏。那个赌徒既兴奋又紧张地,伸出颤抖的手,插进了旁边那个女子的奶罩内,他轻轻地捏了捏,一脸淫笑着说:哟,还真的和女人的一模一样啊,妈的,还挺有弹性的。那个赢了钱的赌徒,对我旁边的那个女子说:那你们下面又是什么情况。那些女子吃吃地笑得很响。尖脸女子说:你猜呢。我对这个问题也来了兴趣,我伸着头往她们裆看了一眼,只见她们的裆部鼓鼓的,明显里面藏着“枪械”。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女子,拉着我的手往她裆部伸去,说:摸摸看呗,看看是男是女啊。我感到一阵恶心,连忙抽回我的手,说:不用了,男女都没所谓,反正我对你没有兴趣。满台的人都哈哈地笑了起来。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继续恶心我,她搂着我的肩膀说:哥哥,不要这样嘛。说完她(他)也忍不住地笑了起来。我浑身起了鸡皮,连拉带扯地把坐在我另一边的,一个同事扯了起来,然后强行地和他换了位置。听着她们捏着鸡脖子般的声音,这一顿宵夜,我吃得很是难受。
      宵夜吃完之后,我们分手时,那个尖脸的女子,扑过来搂着我和另一个同事说:哥哥,改天到夜总会找我们玩呗。我说:好的,好的,改天吧。说完连忙逃跑般地走开了。
      我们最终都没有去夜总会去找过那帮人妖,消费太高了,而且又不是真的女人。我想那时候的我们,真是太现实了。(未完)

    发表回复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