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州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47590|回复: 640

厨棍在路上——一个厨房仔的经历(本地原创)

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3-10-5 00:09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活着,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,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叫喊,也不是来自于进攻,而是忍受,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,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、无聊和平庸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余华      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
  (一)
  第一次看余华的《活着》,大概是十年前,福贵这个落魄子弟的乐观精神,很是让我感动了一阵子。多年后的今天,我修炼成了一条老厨棍,回望这一段路程,有欢笑有失落,有收获有捐失,福贵精神成了我向梦想修炼中,不可或缺的一种精神支柱。
      若问我的打工生涯中的梦想是什么,很简单,也很市侩。没错,就是——活着,而且还是有质量地活着。
      在九七年之前,我从来都没有想过,我以后的生活会和食物分不开。记得小的时候,常常和小伙伴们,在别人收获过后的蕃薯地里,寻找漏网之鱼,然后做一个泥窑,把那些歪瓜裂枣般的蕃薯弄熟来吃。也许从小就是一个吃货的原因,注定了我这一辈子,要走的就是这条路。


评分

参与人数 2威望 +260 金钱 +300 贡献 +260 收起 理由
高凉红 + 100 + 100 + 100
荷塘月色 + 160 + 200 + 160 非常精彩!

查看全部评分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2-20 10:52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卡奶,只只都系咸湿佬,下次来一段金金金瓶梅正得。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2-12 21:44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(六十六)
  此时车上的几个人都站了起来,一个中年妇女说:对,有古怪,这帮人贩子最可恨了,我们寨子里有个姑娘就给他们拐到广西去,卖给了一个老头当老婆,上个月才逃回来。
  车上顿时群情愤慨起来,有人喊道:抓住他,把他送派出所里。
  对,对,送派出所里。大家喊了起来。
  我大惊,奶奶的,我竟然成了人贩子。我承认,我曾有过欺骗无知少女的心,但天地良心,但我从没有过贩卖人口的念头。
  那个司机不知是否也食错了药,他竟然把车直接开进了纽祜乡派出所。派出所里的人见有中巴冲了进来,都跑出来围着它。那一个穿警服的胖警察,用当地方言问发生什么事。那些村民便七嘴八舌地叽叽喳喳起来。从他们激愤的脸上,我看到了我的麻烦还不小。
  胖警察走上中巴,一把将我拽进了挂着讯问室牌子的小屋里。
  另外的警察好言地劝慰着那些神情激昂的村民。村民们见我已落入了“法网”,便重新跳上中巴车。
  中巴司机方向盘一转,便又向着勐海城出发了。
  讯问室内,肥警察声色俱厉地拍着桌子叫我老实交待。我一脸无辜地向他解释。肥警察对我的不合作很是恼火,他一把将我掀翻在地上,动手把我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搜了过去。
  他奶奶的,听说过云南的城管是全国最牛的,没想到警察也这么屌。
  那警察拿着我身上搜出来的那块铁玉,好奇地左看看右看看。我心中暗暗叫苦,受了九九八十一难才捞出的宝贝难道就这样没了?
  肥警察拿着我身上搜下来的东西走了出去。我一看急了,连忙站起来,叫道:那是我的东西——。
  肥警察喝道:蹲下,不许动。
  我悻悻地蹲了下来,伸着脖子望着那肥警察的身影走进了另一个小房间里。
  我焦燥不安地在讯问室里走来走去,那个小小的门口将里外隔成了两个世界。
  半晌,肥警察回来了。我连忙说:警官,你们要查清楚,我真的不是人贩子啊
  肥警察不耐烦地说:我们会查清楚的,说,你为什么会穿着哈尼服饰。
  我的左眼跳了一下,这是一个让人不安的信息。我嚅嚅地说:我欢喜少数民族的服饰——。
  肥警察不待我说完,一拍桌子,砰的一声巨响,桌面上的文件夹跳了起来。我吓了一大跳。为什么审讯的时候,每个人模狗样的家伙都喜欢拍桌子,难道是在宣示他是强势的一方?
  肥警察喝道:像你这样的老油条,我见多了,给我老实点,你来云南干什么的。
  我一脸无奈,眼神尽量变得可怜点,让肥警察的优越感更强烈一些。忘记了谁说过一句放之世界皆准的金句:做孙子有时候是智慧的表现。虽然我不怕他,甚至可以牛一点,把这个糊涂虫痛骂一顿,但必招至不必要的麻烦。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软下来,让肥警察顺着他的方向撸去。
  果然,肥警察见这一记重掌起到了效果,声音也降低了几个分贝,他埋下头,拿着笔在纸上比划着说:说吧,你从哪里来,都干了些什么。
  我一脸无辜地说:警官,我真的不是人贩子,我是到邦嘎峰上探险的游客,在山上迷了路,后来遇到一个采药的老乡,他救了我,这身衣服就是他送给我的。
  肥警官抬起头,疑惑地看着我,似是自言自语地说:最近怎么有那么多人上邦嘎峰啊。
  他把手中的笔在桌面上敲了敲,问道:那个老乡叫什么名字,哪个寨的。
  我把山鬼伯的寨子和名字报了出来。肥警察在纸上记录了下来,然后说:我们会调查清楚的,没有查清楚之前,你还不能离开。
  肥警察把我带到后院的一间房子门前。那房子有一扇像栅栏一样的铁门,看来是临时置留间了。透过铁门,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张桌子,桌子上睡了一个人,他蜷曲着双腿,像一个煮熟了的大虾,一动也不动地躺在桌子上,看不清他的模样。
  肥警察把铁门打开,将我推了进去,说道:你就在这里呆着吧,查清楚没问题就放你走。
  肥警察咔嚓的一声,重重地把铁门关上了。
  我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,常听说牢房和部队一样,后来的会给先来的收拾一番。虽然这只是一个置留间,但在我心目中,它与牢笼无异。
  房间里除了那张桌子之外,没有什么可以坐的。房间里有一扇窗子,但没有窗门。风从窗子里吹进来,我打了一个冷颤,靠着窗边,倚在墙上看着桌上躺着的那个人。
  那是一个大约六十多岁左右的老头,老头的脸上一片苍白,双眼下陷,像病了一样。正当我在打量着他的时候,老头突然睁开了双眼,双目炯炯有神。四眼对视,我竟然觉得心里一寒。这眼神太凌厉了,完全和他的外表不一样。
  老头从桌子上坐了起来,他盯着我,眼神中带着刀一样的光茫,看来此人并非善类。我不想惹麻烦,装着没看见,双眼望着窗外。窗外的电线上站着两个麻雀,其中一个正张着翅膀保持着平衡,伸着头用嘴喙为另一个梳理着羽毛,样子甚是亲热。此刻,悲从中来,大化妹、小燕、小双、和静,那个才是我的喙羽之侣,都像,但又都不是。  窗户上的铁杆,让我感觉到自由是那么可贵。
  羡慕那对鸟儿吗。一把苍老的如太虚之音,从背后向我的耳膜撞击过来。
  我回过头来,只见那老头坐在桌子上,双脚垂直地挂在边上悠晃着。一只脚长一只脚短,竟然是个跛子。
  我愕然地望着这个跛老头。老头的脸上毫无表情,但我却从他眼神里读到了一丝苍凉的感觉。
  老头问道;年轻人,你为什么进来?
  我摇了摇头,倒霉呗,睡过棺材,被活埋过,还钻进了古墓,一身的晦气,没在中巴上被那些该死的蠢猪打死就不错了。
  我看你印堂发黑。老头皱了皱眉头,继续说:你是不是遇到过什么晦气的东西。
  我一愣,问道:你是怎么知道的。
  跛老头凌厉的目光,似是把我的心看穿:你相信幂幂之间,有很多东西是注定的吗。
回复 支持 0 反对 1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12-9 00:24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发表于 2014-1-27 08:59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这一脚是神仙之脚,可救了楼主一命!
   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     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7-3-31 09:07
  • 签到天数: 31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发表于 2013-10-5 01:02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搭客佬出品,必属精品。期待精彩继续!
         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4-10-13 00:11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发表于 2013-10-5 01:52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又能拜读哥的大作了!期待!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5 07:57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      (二)
      九十年代中、后期,茂名沿江路的餐饮业可谓一时无两,各式各样的酒店大排挡,一家连着一家,每天傍晚六点钟左右,从永久桥头至当时天涯狗肉店那一段路,各种食客的车辆把路堵得水泄不通。我就是在这里入行的。
          那时眼见读书无望,家里给了我两千多块钱,让我出去找间技校学一点东西。那时候我不知如何选择,有人提议我去学厨师,我在报纸的一个小角落里,看到了一间位于高州西岸野鸡学校的广告,广告里的条件很诱人,广州资深名师执教,毕业后包分配。
    提着几件简单的行李,我走进了这间学校,我以为我会被安排进广告上那幢漂亮的教学楼,怎知那个老是扣错衬衫钮扣的老头,把我带到一间两层的小民房里,他说学生太多,教学楼无法承载太多班级,这里是一个分教点,你就安心在这类学习吧-----------
          两个月之后,我“光荣”地毕业了,回到家里之后,我除了知道杀淡水鱼,鱼腹内的那层黑膜刮干净能去腥,用油爆过的八角,能发出煲狗肉的那股香味外,其他的一无所获。我傻傻地等待学校安排分配。每次到学校里打探消息时,那个肥肥的招生办主任都说:快了,快了,再回去等等吧。
           最后我还是没有等来学校的分配,或许说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分配。后来碰巧有一个亲戚是做厨师的,他休假回家的时候,听说了我的事,便把我带到茂名沿江路车田街,一间叫大世界的酒楼当一名水台,水台是这个行业的一个术语,我通常称他为“杀手”,他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宰杀一切东西,那时候大世界已经是尾期了,生意非常差,和几百米外油公司老干活动中心里,那一间叫鲤鱼门的酒楼有着天渊之别。
          每天上班除了杀几个鸡鸭之外,几乎无物可杀。
          无论你在厨房里职位大小,只要你穿上工作服,楼面那些人都会尊称你为师父,但那些洗碗阿姨从来都是鄙夷地叫我“烫鸡仔”。
          水台的领班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酒鬼,上班的时候,别人开水杯里装的是开水,他的水杯里装的是土酿米酒。这个部门就只有我和他两个人,他是老资格,我自然就被他呼来唤去,每次做错事,被他一顿劈头盖脸地骂过之后,还得屁颠屁颠地去收拾那些七零八落的东西。
          那时候的工资是一个月五百块,当我第一次拿到薪水的时候,那激动的心情不亚于人家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          酒和色就像一对孪生兄弟,那个酒鬼师父不但好酒还好色,每次发工资的当天晚上,必定留连于烟花之地。我那个亲戚怕他带坏了我,一再警告我晚上不能跟他外出。      
          酒鬼每次拿着百元大钞,在我的面前亲吻一下,然后挑逗般眨眨眼:有钱不懂得享受,你以后没前途--------。若干年后的今天,我拿着师父级的工资,享受着小弟们的恭维时,想起我这从业的第一个师父,他那亲吻钞票的神情,脑海里响起一句,像某香口胶的广告歌词:想到了“捞妹”就想到你————。(未完)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3-10-5 11:38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还是搭客佬的作品有内涵,如在《茂名搭客的日子》,虽是市井生活的写照,但却不俗,还向读者宣传一个做人道理————忍让、退一步,海阔天空。
         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3-10-5 12:27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搭客佬是高手呀,会追求着看的!
         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3-10-5 13:28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搭客佬又来了,非常好,顶一顶你!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3-10-5 14:56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似乎看到好多熟悉的店名,呵呵~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5 20:43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      (三)
      大世界终于结业了,经人介绍,我到了一间叫天皇宫的小型酒店继续当我的“烫鸡仔”。天皇宫酒楼位于现在人民广场正门门岗的位置,那时候人民广场一带还是荒芜之地,现在的熹龙大酒店,那时叫高山大厦,当时正在施工当中。酒楼的旁边是一张大鱼塘,鱼塘的另一边,也就是现在人民广场西门的位置,也有一间叫天鹅湖的酒楼,两间酒楼隔着一张鱼塘遥遥相望。那时候,我们看见天鹅湖酒楼的师父,常常偷偷地到鱼塘里钓鱼。
          我们厨房门口是一条通道,通道的窗口外就是鱼塘。有如此便利的地理位置,不加以利用,对不起上帝,对不起耶和华。于是,我们也买来鱼钓,绑着长长的鱼线,钩上鱼饵之后,从窗口远远地扔到鱼塘中去。由于隐蔽,所以我们一有空便放肆地坐在窗口偷鱼。偶尔,我们钓上来一两条比较大条的鱼,便引得那些服务员围上来观看,久而久之,这些服务员便和我们熟络了,其中有一个叫静的女孩子,引起了我的强烈关注,她盘着长长的头发,额前留着短短的刘海,样子显得无比清纯。静是广西博白人,据说她的一个本家姐姐在茂名做失足妇女,静跟随这个姐姐来到茂名后,却不愿坠入花门,于是便到了天皇宫酒楼做一名服务员。
          那时候的我在窗口上偷偷钓鱼,心里却不在鱼上,而是在想静什么时候会围过来观看,我是否有机会搭讪。我承认我开始喜欢了静。那时候的我正处于青春期,内心的火热全表现在脸上,一粒粒的青春痘在脸上炸开了花,这让我很是自卑,我不知道静能否看得上我这“王麻子”。
          和静最要好的是一个很胖的袂花妹子,我已经忘记了她叫什么名字,只记得当时我们大家都叫她肥妹,厨房里的一个老头曾经打趣地和我说:凭他的经验,他觉得肥妹喜欢我。对于肥妹这块猪腩肉,我是没有兴趣,但利用这一点,让她带静出来吃宵夜,还是一个不错的主意。
          肥妹见我约她出来吃宵夜,自然满心欢喜。作为肥妹的死党,静是当然少不免要列席的。在宵夜的过程中,肥妹见我对她不甚关心,反而对静大献殷勤,她明白了自己只是被人利用的一只棋子而已。肥妹没有恨我,这一晚她很是失落。静被我逗得开怀大笑的时候,肥妹脸上僵硬的肌肉只是轻轻地抖动。这一晚我的计划算是成功了。
          肥妹失落了几天后,总算接受了现实。她看见我和静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时候,也可以坦然视之了。有人说恨一个人折磨的是自己,我想,肥妹的胸襟和她的胸一样大。(未完)
         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7-3-31 09:07
  • 签到天数: 31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发表于 2013-10-5 20:57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搭客佬更新好快呀,服你!
    别对你的某些理论,更是服得紧要,比如——我想,肥妹的胸襟和她的胸一样大。

    发表回复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