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

高州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广告

我在茂名搭客的日子(高州网友真实经历连载,值得追看)

  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5-29 22:46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七、不做皮条客的摩托佬不是好搭客佬
  搭客佬混迹于市井之中,虽然说办不成什么大事,但是小道消息和各类资迅却是常人难及的。比如最简单的那间红灯区最旺妹仔最靓,问搭客佬实无错,虽然他们不一定光顾过,但成日穿梭于街头巷尾,无嗒过都见过啦。
  或许有清高者会指责其毫无社会责任感,不举报反而助长不正之风。著名的资本家任志强说了,什么是社会责任感?社会责任感就是本来应该政府去做的事,政府不去做,便却希望你们去做,这就是所谓的社会责任感。天下间的搭客佬如果贫穷二字来形容,可能会让人觉得带有岐义,但说其家境不好,应该没有人会反对。搭客佬的目的是什么,就是挣多点钱养家糊口,任务就是挣钱、挣钱、再挣钱,你跟一个搭客佬说社会责任感、说政治、说GDP、说钓鱼岛是我们的,苍老师是世界的,这不是太矫情了么。妓女这样东西,存在了几千年,就一定有它的合理性,起码有助解决部分社会问题,咱作为一个为人民币服务的搭客佬,可不能干一些频鸡司晨的事,对不。
  要说哪一种客人最大方钱最好挣。肯定有人说是”鸡妹“。憨鸠。用口岸街搭客同业的话讲就是:鸡妹分分都系血泪钱,收多巨一蚊纸都攞嘿吸死你啊。
  告诉你,最好挣的就是嫖客的钱,特别是不上道的嫖客,兴恰恰地叫你搭去一个地方,无睇啱,再去一个地方,一连走几个地方之后,十几蚊就落袋了。顺便传授一些要决给正在搭客或准备搭客的朋友(几年前的,不知现在是否有变),竹圆桥和隔坑村的都是老嘿壳,一般后生仔系无会去过,千其无搭去,会比人骂的。将军花园后边出官山路处(无记得叫乜路)有两间,文东街中段有一间,但年纪比较大而且比较丑,建议先搭去睇睇,大部分都无会啱的,然后搭去竹园二街有一间,货式中等,要求不高者可能合适,再无啱嘅,就搭去口岸街咯,货式多有选择,又或者海洋桑拿,全套服务价格适宜。分段收费一次等于搭了三个客,系咪好好挣呢。
  我听一些同行讲,搭个客去,如果成交的话,除了嫖客的车费之外,店家会有五到十元的红包拿,不知真假,反正我无拿过这类钱,还有更高的是,我听讲有个搭客佬经常有此类客源,他去跟一间店的老板娘讲好卖十送一,每搭够十个客过来,店里的姑娘任拣一个,无使钱。
  在我的搭客生涯中,也曾搭过几个嫖客,大部分都是有目的地的。只有一次搭过一个外地人,转了几转。
那次,开车经过市委门口,有个后生仔挥手示意停车,我停下来问他要去哪里。他坐上车后,神秘兮兮地问:靓仔,去试按摩爽D吖。也许那时的我还是太单纯了,未懂其中暗语。我便说:搭你去龙湖咯,果试有间按摩平时好多人去。后生仔问:去果试有几远。我说:无几远,三蚊鸡搭你去。他说:禁就快D去咯。
  我将后生仔搭到龙湖市场旁的那间盲人按摩,后生仔一看见那块招牌就很失望,说:无系呢D吖,其他地方有无咯。我问:试呢咯。后生仔用左手拇指和食指做个圆圈,右手食指往里边插了几下。我笑了。决定带他游车河,我把他带回了将军花园后边那间。他下了车,我跟他说:我在几等下你,无啱我再带去其他地方。
  后生仔入去一会儿,就走出来了,当他将要走出门口的时候,有个妹仔跟着走过来拉住他的手说:老板,这样不成啊,摸过了就要给钱啊。后生仔说:比乜个七,又无吊过你。老板娘也过来拦住他说:老板,你无做可以,伸手入去摸过了,就要比钱啊。后生仔高声地说:几多钱吖。老板娘说:五十块。后生仔说:吊你奶,摸一下都要五十,你无识去抢?跟着他从钱包里拿出二十元扔给那个妹仔说:爱就爱,无爱七就。
  后生仔坐上我车,我笑着问:老板,做乜吖,无啱咩。后生仔摇摇头说:卡奶,只波吊到肚脐都要一百,快搭我去好D个地方睇过,无使兜来兜去,浪费我D时间。
  那时候在官山路沿江大厦回来一点有一间专打飞机的温州城,里边的姑娘又漂亮穿得又清凉,用高州话讲叫做靓过鬼火,的确让人流鼻血。我们开车经过这里的时候,后生仔两眼放光,叫我马上停车。他拿出三十元给我说:不用找了。
  我看着这三个脸色发蓝的毛主席,心里乐开了花,我平时晚上下班从九点做到十二点,最多也就做二十多块钱,现在一下子就挣了三十元。真是爹亲娘亲不如”毛主席“亲,特别是”脸色红润的毛主席“最亲。嫖客的钱真是好挣,一个顶十个。
  此时,我想起我那清苦的日子,和家中年迈的父亲,得出了一个让我在以后的日子里,可能会作为方向标的结论:不做皮条客的摩托佬不是好搭客佬
  (未完,待续,下一节:我搭到一个失足少女)
广告
发表于 2013-5-30 00:23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得使,顶一下!
不做皮条客的摩托佬不是好搭客佬,这句可能是你们的座右铭,哈哈~~
发表于 2013-5-30 08:43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神人呀,犀利!
发表于 2013-5-30 09:27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得比较真实,真实来源于你曾经做过搭客佬。
发表于 2013-5-30 09:32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5-30 09:40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曾经做过搭客佬 于 2013-5-30 09:41 编辑

  八、我搭到一个失足少女
  茂名人有一种讲法:有三种人最咸湿,泥水佬、司机、和厨师。非常不幸,三个职业我都做过,虽然中间那种有点牵强,我只是个摩托车司机。但无可否认,最早说这句话的人,有着洞察天机的能力。我从不否认我好色,试问世间哪个男人不好色,只是程度高低而已。(心理或生理有问题的除外)对于失足少女我一向是抱着:不喜欢,不反感,不举报,不光顾(主要是经济条件不充许)的原则。
  今天我写的这个失足少女,可能是我这一生中最有最有印象的一个失足少女。
  记得那是八月十五前的两三天。眼看月饼一年比一年贵,在月饼未开市之前,我以为今年敢去明湖,买一个铁盒的七星伴月回家给父母尝尝鲜,但那昂贵的价格让我知道,圩镇那些车辘饼(纸包装的筒装月饼)才是我的美味,如果想买多一箱梨一个沙田柚,还得勤力地兜多一转。
  这晚,我开着那相依为命的摩托车在沿江路上转悠。在茂南区卫生局附近路边的村下,我看到了一位少女,只见那少女扎着一条马尾,额前的头发斜斜地向着一边梳拢,她穿着一个浅粉色的薄毛衣,胸前一綉着一朵玫瑰花,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,手里提着一个类似女孩化妆包的小包包。那样子虽然不是很漂亮,但清纯得无以伦比,什么小家碧玉、邻家女孩都难以形容其的清新脱俗。
  她站在路边想招手召摩的,但又有点害羞的样子,让我这个搭客佬有种砰然心动的感觉。如果能搭到她,收少两元又如何。我怕她被别人搭走了,连忙加油开到她的面前。我笑着问道:靓女,你想去哪里。那少女不好意思地说:我刚来茂名两天,我都无知想去哪里。哦,我有点泄气了。当我刚想离开的时候,那少女叫道:哎————。我一听还有戏,即时露出我认为是最亲切的笑容,也就是你们用来形容烚熟狗头的那种,也许是那时我的笑容真的很亲切,所以感染了她。她用如蚊叫般的声音说道:你知道哪里的按摩店要人吗。我有点惊讶。她低下头,声音更小了:是那种,唔,那一种按摩啊。我想我明白了。那时我还不懂这叫介绍他人卖淫,是违法的,只知道我对她非常有好感,而且我是一个敬业的搭客佬,必须要满足客人的要求。于是我想了想,说:哪里要人我就不知道,但我知道有一间生意很好的,要不我搭你去,你问一下要不要人啊。那女孩点点头。
  那时候,中英大酒店往乙烯的那条小巷子里,有一间好像叫“龙泉湾”所谓发廊,里面连一支洗头水也没有,但坐镇着很多美女,生意非常火爆,我决定带她去那里试试。
  在车上,我问她:美女哪里人啊。她说:我广西的,不知茂名好做吗。我笑着说:一般般啦,干嘛做这一行啊。她说:不知道干什么好啊,茂名一般都是多少钱啊。我知道当时茂名的市价是一百元,但我使了个坏,说:茂名好平的啊,一般都是六十元一次。我真不明白,我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心态,是不想她给别的男人糟蹋,还是想低价沽货,乘机“打救”她一把,总之她是第一个让我想嫖娼的失足少女。当时我还没有像现在这般无耻,不知道有打野战这回事,住集体宿舍里,无地方办事又不舍得花钱开房。现在想想,我当时也不算是骗她啊,每次一百元,除了鸡头和看场的抽过之后,实际到她手的也就六七十元左右。我也不是很卑鄙啊,对吧。{:soso_e113:}我想我就是从搭客那时开始学坏的。
  在路上,我跟她聊了很多,她说她在茂名没有多少熟人,不知安不安全。我不知道当时哪来那么多废话,但多数都是环境很安全,茂名的警察很友善之类,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吧。在我的印象中做这行的都很粗鲁,而且素质很差,不是大呼小叫就是动不动用粗口对人进行漫骂,整天妈B、妈B的,好像怕死人家不知道她是卖B的。但是她没有,她说话很温柔,也很客气,偶尔会说一句谢谢。这么好的一个女孩,为什么就选择这一行呢。我的心情应该是矛盾,因为我清楚地记得,当时我在想,如果她不是做这行的,一定会是个很好的女朋友。到了那里之后,我还叫她把电话号码留下来,我说我有朋友需要的时候,就叫他打电话给你。
  她下车后,看见门口停了很多摩托车,大厅里坐着十几个少女,有点胆怯了,问我说:你说他们会不会要我啊。我说:你去问一问吧。他们做这行的,又怎会嫌人多呢,何况你那么漂亮。她咬咬嘴唇,大着胆子走了进去。
  看着她进去了,我的心里忽然开始有点失落。多年后我才想明白,介绍她去那里,是因为我想知道以后哪里能找得到她,失落是因为,这个女孩将要开始她半点朱唇万客尝,一双玉乳任人搓的生活。
  佛经有云: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,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
  后来,我走了,至于那个女的有没有被录取,我就不知道了,因为后来我没有去“打救”她,也没有打过她的电话,偶尔搭一个客去到那里,也不见她的影子。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信。
  慢慢,她和她的电话就淡出了我的记忆。
  每当夜幕来临,我还是我,一个普通的搭客佬。
  如果各位兄弟想我提供号码,那只有抱歉了。{:soso_e113:}
  (未完待续,下一节:为一元钱,我差点被打了)
发表于 2013-5-30 10:07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很老实告诉你,上述三个职业,我都没做过,但是,我还是很咸湿,高手无处不在啊。实在很犀利,佩服!
发表于 2013-5-30 10:57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咸湿,但好真实,会一直看下去。
发表于 2013-5-30 15:11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茂名人有一种讲法:有三种人最咸湿,泥水佬、司机和厨师。第一次听,不过泥水佬最咸湿我听过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5-30 15:18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九、为一元钱,我差点被打了
  说真的,对于正坐在电脑前听搭客佬胡言乱语,或左手握成半圆,右手拿着纸巾的,两眼放着青光流着口水在欣赏苍老师“美声唱法”的你们,一元钱就是个屁,然而就是因为一块钱,我差点让个湖南佬揍了一顿。
  那时,如果失业或白天不用上班的情况下,我都会开车出去兜一兜,在家里坐也是白坐,不如出去挣两块油钱。
  那天,我正在现在的富丽豪庭旁的那个十字路口等红灯,忽然觉得后座一挫,好像有人坐了上来。我回头一看,一个叼着牙签,样子很拽的男子坐了上来。他留着齐耳的长发,一看就知道是我父亲口中所谓的长毛贼。他拍着我的肩膀用普通话说:拉我去红旗市场。我应了声:好的。
  前面还是红灯。他见我不动,就说:还不走,在等死啊。我说:大哥,前面红灯啊。他手一扬,嘴角一撇,说:拷,红灯也要等啊,走啦————。这时候路面上的车不多,在他强烈要求下,我往后退回到人行道入口,然后向左拐,在人行道上逆行着向河西方向驶去。
  在红旗路靠近红旗市场的路口,他示意我停下来。他下车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五元的纸币递给我。我找给他一元。他问道:多少钱啊。我说:四蚊鸡。他声音提高了一度,说:你说多少钱?我以为他听不懂我说的白话。于是用普通话重复说:四块钱,老板。他一听,一巴掌就打在我的头上,头盔被他打歪了,挂在脸上遮住了我的眼睛。我扶正头盔,怒视着他说:你想干嘛。他一把揪住我胸前的衣服,说:你他妈的B,人家都是三块,你敢收我四块。我一把打开他的手,说:我没有收贵你的啊,从那里搭过来,是要四块啊。他开始发飙了,指着我大声说:你再说,你信不信我把你车给砸了。
  红旗市场旁有很多人在那里摆六合彩码报,听见了都围上来看热闹,还有一个路过的阿婆和两个搭客佬也围了上来。
  那个男子拉住我摩托车后视镜的柱子,用力一扯。我一个没坐稳,差点连人带车翻在地上。看着路人那些幸灾乐祸的眼光,我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。那个男子的手高高举起,似乎就要打下来。我看了看锁在后座下面的长长的避震锁,心里在想,如果他够胆动手,我就把它缷下来狠狠地往他头上砸去。
  那个阿婆过来拉住那个男子说:什么事啊,郁手郁脚的。那个男子说:这个死穷鬼,无见过钱,想贪我一块钱,他妈的B,老子就是给乞丐也不给他,他不拿出来,老子就揍死他。那个阿婆对我说:你系无系收多人家个钱吖,系就比番人家啦,人地打死你啊。我对阿婆说:我无收多啊,大家都第收四蚊的啊。天地良心,那时候从那个红灯去到红旗市场大家都是收四元的,只有一些平时只在河西搭客,偶尔搭一个过河东,在回程的时候,碰到回河西的跟他讲价的时候才会收三元。
那个男子恶狠狠的说:他妈的,别人都是收三元,你收四元还说没有收多,信不信我以后见你一次打一次。阿婆可能也很少坐摩托车,她责怪我说:你又系过,收多人家一蚊做乜嘢咯,做人老老实实嘛,快快比回人家咪得咯,搞禁多嘢做乜。我真是有口难言,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不就一元钱嘛,当比巨买药咯。于是我拿出一元钱,说:你说我贵,我可以比回一蚊鸡你,你无在几吊吊滚㖞。那个男子一把夺过我手上的钱,骂骂咧咧地走了,临走的时候还推了我一下,我没站稳,跌倒在地下。我愤怒地站起来,想一拳狠狠地往他身上打去。阿婆劝我说:算了吧,没什么事就算了,你地做生意的,惹D捞仔做乜嘢。我想起明湖门口的那个恶徒被人骗去打断脚骨的事,还是忍了,忍一时风平浪静,就当我倒霉。
  旁边的一个四十多岁的搭客佬对我说:你无做巨?巨老母个臭嘿,当我地D搭客佬无系人,巨好有钱咩,死捞啤,你一郁手,我保证帮拖。我摇摇头,坐回车上打着火说:算了,当我衰吧。
我记得当时心里难受极了,眼睛红红的,有种想哭的冲动。我承认那时候的心理很脆弱,面皮不像现在这么厚。
  我再也没有心情去搭客了。买了一支珠江啤酒一包花生,回家睡大觉去了。
  后来我在夜市又见过此男子一次,听旁边搭客的朋友说,他就是和当时的黑社会大哥豆豉角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,撑控着口岸街所有失足妇女的湖南帮成员。
  想想真是庆幸当时胆小怕事,如果真的一车锁砸下去,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写回忆录?
  但直到现在,每当想起这件事,心里还是很纠结。
  搭客的日子没有像你们想的那么好过。
  (未完待续,下一节:有个烂赌的少妇被大耳窿捉去对数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