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

高州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广告

我在茂名搭客的日子(高州网友真实经历连载,值得追看)

  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5-25 19:59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曾经做过搭客佬 于 2013-5-25 20:00 编辑

       二、明湖门口的恶徒
      说到客流量最大的,莫过于各大商场和酒店门口了,但这些地方的搭客佬就如混战中的江湖,各有各地头。以上各种商家请的保安,用一个狗字来形容并不为过,肥猪肉人人都想食,个个搭客佬都想在这里分一杯羹,但最终并非每一个人都能留下来,因为商场或酒店的保安看中了这一点,便开始收“陀地”,每个在这里搭客的人每个月须交二百至三百元不等,否则会受到他们的驱赶。或被那些交了钱的搭客佬夹住你,让你做不了生意。(这也就是为什么坐他们的车会比外边的贵)如果你想在这里搭,可以,必须在离门口很远的地方等。
      刚开始的时候,我不懂这些潜规则,见明湖客流量挺大的,而且有人把车开上出口下的阶梯旁等客,我也把车开到他们旁边排队。
      每当有客出来,特别是那些穿着清凉又带几分姿色的女孩子的时候。我们这帮唏嘘的搭客佬的雄性荷尔蒙便迅速飙升,个个都兴奋地喊:靓女,快来,我搭你回屋企。此话当中的深意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那些美女像看见狼群的绵羊,吓得迅速逃跑到麦当劳门口的三脚鸡亚姨车上去。
      这群屌丝便开始笑着互相指责:系无呢,吓倒人家靓女嗲,几十岁嗲,还想搭人回屋企,小心你屋只乸割你条七。这也许就是他们唏嘘的搭客生涯中,苦中作乐的一种乐趣。
      这群人当中有一个,大约三十五岁左右羊角爱群的人,是特别屌的,每一次排到我的时候,他必定会和另一个人,把车形成前后夹功之势,把我夹在中间让客人上不了车,我一个人势单力薄也懒得和他计较,每当看他车想动,我便稍往后退,看着他们趾高气扬的样子,心里想:迟早一日会有人治你的。
      果不其然,有一天,排在我和他之间的一个人也是新来的。一个科娜从门口出来,问羊角仔:去官渡市场多少钱啊。羊角仔开价四蚊。科娜嫌贵还价三蚊(那时候的市价),羊角仔不愿意,科娜便往外走,我旁边那个新来的见羊角仔不做,便对那个科娜说:亚姨,来,三蚊鸡搭你去。科娜便上了那人的车。
      羊角仔一见,把车往他前面一拦,说:你条七头,人家明明要上我个车,你禁抢客,想死嘛。新来的不服气地说:你无做,我咪做咯,点纸抢你客咯,我又无系在你车拉过来个。羊角仔一听,更加火滚,一把拨了他的钥匙。已经坐上车了的科娜见要打架了,连忙下车走出路边坐别人的车走了。
      新来的搭客仔见到嘴的猪肉都走了,也一肚火,一脚撑定车,走下来指着羊角仔问:七头,你想点咯。羊角仔骂道:我吊你老母,呢度大家都搭四蚊,你七头三蚊都做,做坏个市,想斗打系嘛。新来的也不服气,骂道:你个七头无识去抢?羊角仔一听,骂了一句:你妈个嘿,禁嘿寸。便冲上来一拳。
      一场战争开始爆发了。旁边的搭客佬都笑着看热闹,起哄地叫:打巨,打巨——————。
最终以新来的落下风,狼狈地逃走。
      第二天,我再去哪里排队的时候,不见了羊角仔。听旁边的人说,羊角仔进了医院。昨晚他在门口搭一个女的去开发区一条小巷,被三四个男的冲出来,车子被砸了,脚骨也被打断了。无使问亚贵,肯定是中午被打的,那个新来的找人“做巨手势”。
      想不到一个小小的明湖门口,却是汹潮暗涌。我乃一等良民,只靠劳力挣点生活费,不想沾惹太多是非。
于是,悄悄的我走了,正如我悄悄的来了,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个客。
      再见了,明湖的大门口。
      (未完,待续。下一节:搭客佬的艳遇)
广告
发表于 2013-5-25 20:45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摩托佬也是写作高手呀,犀利。
发表于 2013-5-25 23:32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简单啊
发表于 2013-5-25 23:43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孩子。。。。。
发表于 2013-5-26 12:16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文章很精彩!是非常真实的经历,文章最出彩的地方就是:地方方言! 继续关注,十分期待下一节。。。
发表于 2013-5-26 12:37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爸爸也曾是一名搭客佬,因为曾经的奋斗努力现在过上了有车有房的日子,楼主,为你感到自豪!
发表于 2013-5-26 23:08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支持下原创,难得啊!
发表于 2013-5-27 00:19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非常真实的经历,期待下集更精彩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5-27 00:21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三、搭客佬的艳遇
  其实所谓的艳遇,无非是一些龊龊的执死鸡而已。我有一个同事,失业的时候,就做专职的搭客佬,白天十点钟出门,十二点回来食午饭,六点回食晚饭,然后再做到夜里两三点。我问他:半夜两三点,街上鬼影也不多一个,哪有什么客,不如回家睡觉。他狡猾地笑了笑,说:那你就不懂了,晚上两三点,正系执发瘟鸡的时候。我不解地问:什么是发瘟鸡啊。他眨眨眼,坏坏地笑了:就是在酒吧饮到醉薰薰的那些人啊,经常有人五十元当十元给的,有一次一个‘嗨了野’的女仔叫我搭去油城九路吹吹风,(那时候,油城九路还是很荒芜的,现在的路建名宅那里是一片农田,而现在的油城十路下边也是一片农田,而且从油城九路下去,还是很高的,路边的大红花长得很高,听讲经常有人在草丛中打野战。)她一上车就抱紧我,去到油城九路之后,车在羊角方向的路边停了下来,那女的不给钱也不肯下车,死死地抱住我,我也没办法,只好坐在车上等她下车,可能那女的丸仔吃多了,还伸手来摸我,摸得几下,我终于领误了伟大的诗人屈原那两句的精髓,’其路漫漫而修远兮,吾将上下求索‘,嘿嘿,于是我便’上下求索‘。我一听,热血上涌,瞬时间仿佛明白了为什么苍老师在中国是那么有市场的,没有那个男人不好色啊,平时老老实实的他,也有这种时候。
  我想我当时问以下问题的时候,一定很猥琐,甚至可能张大口流着口水:那最后怎样了,那女的有没有反映,有没有一巴掌打过来。我同事很得意地说:我无一巴掌比巨就偷笑了,是她先摸我的好不好,最后能点样?我拉巨下斜坡“执左一剂”咯。我不信,说:吹牛皮,有禁容易揾食无。同事瞪大眼说:你无信就算了,这个世界乜野人都有,有时你跟本无法想象现在D女仔有几开放,啱开始的时候我也有D怕,但条女主动到不得了,坐在我上面拼命摇,差D比巨做断我条腰骨,嘿嘿,无知巨系真憨定系诈憨。
  听完我朋友的经历,真是让我无限向往。于是平时十二点多就收档的我,在第二天休息的时候,也搭到两点多,不敢奢望可以好似他那样执只死鸡,但五十元当十元给,对于那时的我来说,可是不小的诱惑啊。可能我运气不好啊,没有遇到过五十当十元使的酒鬼,最多就是五元不用找的。
  说到艳遇,真有点拿不出手。可以揩到油水的,无非是在夜市那一段时间。那时夜市还在现在的光华中路,那里边林林总总,什么都有得买,于是便有很多女孩子三五成群地去逛。有时为了省线,那些女孩子会三个人坐一台摩托车。记得有一次也是三个在新福路那些酒家上班的女孩子来搭车,一帮麻甩佬围过来拉客,可能那些女孩有点怕那帮太热情的搭客佬,于是便上在路边的我的车。三个当中有一个胸是非常大的,当时我在想,最好胸大的那个先上车。果然,老天待我不薄,那个大脯乳动物第一个先跨上来。一台车总共坐了四个人,尽管我已经尽量往油煲上坐,甚至发动机把我的JJ震得都有点发麻了,但身后那个东东实在太大了,还是狠狠地往我身上压。那一次让我觉得搭客这个职业原来是那么容易让人热爱的。
  还有一次让我羞于启齿的。那也是在夜市的时候,有一个身高约一米六三,长得很美很美的女孩上了我车,她要去河西,当时说好的价格是五元。
  当她横上我车,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水味,让我觉得浑身酥软。上车后,她主动跟我说话,毕竟跟美女聊天是件快乐的事,所以便聊起来。但最要命的是,她每次说话都是在我耳边,如兰的香气,让我飘飘欲仙。我说我是高州人。她惊喜地说:噢,原来都是老乡。
  搭到她家后,她装模作样地问:老乡,几多钱啊。拷,不是说好五元吗,还问?我说:五元。她翻了翻口袋,拿了三元出来说:老乡,我不够钱啊,三元可不可以啊。我没有说话,心里想:妈的,没有钱你还敢跟我讲价?她见我不作声,便把三元钱塞进我手里,说:唉呀,难得大家老乡,便宜D啦,下次坐你车再比多两蚊你啦。真是无语,还难得老乡,一个砖头扔到街上能扔中五六个高州佬,何况你是不是高州的还不一定。唉,当是做次善事啦,没办法。
  每想起这件事,我总是又想起了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:有一个纪委书记坐电梯,背后有一个穿着很性感的姑娘紧紧地靠着他,柔软的胸脯轻轻地压在他的身上,纪委书记闭着眼睛享受着,姑娘下电梯时还回头对他抚媚地笑了一下。纪委书记浑身发软。后来他发觉钱包不见了。大怒道:妈的,从我多年的纪检经验得知,作风问题的背后,肯定有经济问题,果然不假。
  (未完待续,下一节:中级人民法院的那个贱精)
发表于 2013-5-27 00:56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个世界真精彩!这个世界也很无奈!哈哈。。。期待下一篇,还要给楼主的文章加精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