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州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429|回复: 0

违法车主吃了罚单被扣车,交警竟发500元红包安慰他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7-11-7 16:05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640.webp (20).jpg
小何的面包车里装了300斤要捐出去的书。

640.webp (21).jpg
给受罚的小何发红包的王锐超警官。

一辆小面包车被拆掉了两个座位,里面满满当当装了些书。执勤交警拦下这辆可能是私自改装运货的车子,给车主开了张500元的罚单。本来,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。结果,情绪低落的车主到交警大队进一步接受处理时,事情发生了反转。细心的警官发现,车里的书背后藏着一个感人的故事,让警官感慨万分。在罚单不能撤销的情况下,他自掏腰包,给开车的小伙发了500元的红包……

这则短新闻引起读者的关注。记者追访,希望还原这个故事里更多细节……

故事回放
吃罚单 车主收到交警500元微信红包

10月31日中午,宁杭高速上坊公安检查站,一辆河南牌照的面包车因私自拆除座椅运货,被高速六大队交警依法扣留机动车,并请驾驶员去高速六大队接受进一步处理。驾驶员小何是河南人,平时靠收购废品为生,收入不高,得知私自改装要被罚款500元并记分,情绪非常低落。11月1日一大早,小何就来到了高速六大队,让接警的王锐超警官吃惊的是,小何竟是从上坊公安检查站沿着高速一路走到了大队。处理的时候,王锐超意外得知,小何运送的是捐给贫困学校的书。

起初,王锐超还不太相信,于是跑到停车场去看了一下,后备箱一掀开,全是书!得知小何这一趟是专门回家送书的,可罚单已经开出来了,无法撤销,于是王锐超立刻给小何的微信上转了500元红包。红包不算大,却是暖暖的心意,让小何感动得说不出话来。

追访
车主小何:收旧收到书想捐给邻县的孩子

1985年出生的小何是河南平顶山市宝丰县人,一年前独自去了杭州打工,靠收购废品为生。记者电话联系到小何的时候,他已经回到了老家河南宝丰。“首先要感谢王警官,他们的处罚没有任何问题,只是我收入低,当时听说要罚款500元的时候,整个人都蒙了。”小何说,他在杭州收废品一个月的收入也就三四千元,正因如此,妻子和两个孩子都留在了老家,自己独自一人去外面闯荡。

“也就几天前,杭州一个书店喊我去收废品,我看到全是九成新的书,立刻就想到了邻县的孩子。”小何说的邻县是指紧挨着宝丰的鲁山县,他曾去过几次鲁山县,那里一些学校条件差,特别是山里,所以自己一直牢记在心,看能不能为学校做点什么。这次小何在书店收了300斤的书,每斤单价是5毛钱。考虑到物流的费用太高,自己又好久没回家了,小何就把面包车座椅拆了放书,并于10月31日开车往家赶。

觉得这事微不足道,扣车时提都没提

小何没想到,在宁杭高速上坊公安检查站他被拦了下来,原因是拆卸座椅运货。尽管小何觉得很委屈,但他还是配合交警执法,因此车也被暂扣了。

“刚被扣下时,你为何不直接把情况告诉交警?”听到记者这个问题,小何迟疑了一会,然后低声说:“人家都是几万、几十万的捐助,我总共才300斤的书,合在一起也就150元,实在太微不足道了,说不出来。”

这是小何第一次捐书,也让他很沮丧,不但车子被扣还要罚款。为了节省费用,小何没有在附近找家旅馆过夜,而是和停车场管理员商量后,在自己的车上睡了一夜。“能省一点是一点,毕竟钱来得不容易。”小何如是说。

11月1日一大早,小何来到高速六大队处理面包车被扣一事。负责处理这件事的是高速六大队一中队王锐超中队长,王锐超吃惊的是,小何竟然是从上坊公安检查站沿着高速,一路走到了大队。

“情况说明”曝真相,交警微信转了500元

按照规定,小何需要写一份“情况说明”,得知他还没吃早饭后,王锐超从单位食堂给他拿来了包子和热水。很快,“情况说明”就写好了,王锐超仔细一看,愣住了。

上面写着,“车里拉的是书,我在浙江杭州做收废品生意,前段时间收到一些九成新的图书,我想把它们捐给老家山区的贫困学校。”

王锐超赶紧进行核实,确认车里装的都是图书。“当时我就非常感动,因为交谈中知道小何一些情况,家里条件不好,一直在外面打工。”王锐超告诉记者,同事开出的罚单无法更改,所以他自掏腰包分3次通过微信发了500元钱红包给小何。同时,王锐超也给小何提了要求,回老家后一定要想办法把座椅装上,不然路上还是会被查到。

小何向记者坦言,“情况说明”中写出这事,只是想宣泄一下,毕竟觉得很委屈。让他感动的是,王警官非常信任他,自己当时差点就泪奔了。

故事还在继续
书丢在一位不认识的老师家中了

返程的插曲让小何异常疲惫,所以回到宝丰县的家中后,他整整睡了一天。11月3日,小何驾车一个多小时来到了鲁山县,把300斤的图书捐了。“到了地方找个乡亲问问,就直接把书丢在了老师家中。”小何表示,他也不认识这名老师,也不记得是哪所学校,更没有拍个合照留存。如此“随意”的捐书,小何觉得很正常,他说自己不求留名,也不求有人感谢,就像之前说的那样,才300斤的书,合在一起也就150元,实在太微不足道了。

“收废品赚不到多少钱,现在只能养家糊口,但是力所能及的事有机会还是想做的。”小何说,下次再收到这样的图书,他还是会留下来,然后送到老家附近需要的学校,算是为孩子们做些事。

书真的捐了?王警官说他信小何

“处罚没有问题,也不可能把它撤掉,可依法办事必须要有人情味,我们可不是冰冷冷的机器。”这一番遭遇,让王锐超感触很深,他告诉记者,从双方接触的过程来看,小何算是一个“抠门”的人,舍不得坐车、舍不得住旅馆、甚至连早饭也可以省掉,可是他却想到把收来的书捐赠了。

说到这里,或许有人会发问,既没有说学校的名字,也没有提老师的名字,小何是不是真捐了呢?“我接触的各式各样的人很多,能看出来,小何很朴实、诚恳,所以我相信他所说的话。”王锐超表示。

发稿前,王锐超给记者发来信息,他已经准备了一些文具,和小何约好了,让小何下次带回去送给那些需要的孩子,尽自己一点微薄之力。

记者手记
对善心以信任, 社会必以美好回报

这则新闻在记者办公室引起了争论,河南司机小何的行为令人感动,而南京交警王锐超的行为则令人钦佩,我们的社会需要这样的善心和信任。但也有同事提出,小何不能说出他是把书捐赠给了哪个学校,甚至学校在哪个乡镇哪个村都不知道,这也太有违常理了。从职业角度来讲,小何捐书的对象找不到,不能得到印证,这个新闻事实就存疑。

也许,这样的一则新闻刊发后,会有一些读者提出疑问:捐书会不会是小何为自己的交通违法行为找的一个令人同情的理由?

在这样的疑问驱使下,记者完稿后,又再三与小何联系,小何仍旧没能说出具体地点,说自己就是将车开到了鲁山一个乡村,也不知道这地方叫什么名字,问了老师在哪,就把书捐了。

当记者将这个情况告诉王锐超警官时,他笑笑说:在小何因交通违法被拦下接受处罚时,并没有说出捐书的意图向交警求情。他说出这些是在罚款和记分的处罚行为已经完成、去取车的时候。“在这个时候说出捐书意图,不可能影响处罚结果,他也不知道我会发红包给他。而且,我相信我的直觉,他是一个朴实的人。”

不过王警官强调:感情不能代替法律。“我私人发微信红包给他,这跟我的交警职务行为没有关系,所以我这么做也不是法外容情。”

王警官说,他不希望一个经济状况相对窘迫的人,因为自己做好事而受到损失。

正因为王锐超的这番话,记者最后还是决定刊发这篇新闻事实并不“完整”的稿子,我们的目的和王锐超一样,相信自己对人的判断,相信以信任和支持对待别人的善心,社会必以美好回报我们。   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