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州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9983|回复: 168

鬼事回忆录(自身经历真实故事改编,信不信由你)

  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7-4-12 15:55
  • 签到天数: 13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发表于 2013-11-13 00:23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本帖最后由 阿瘦 于 2013-11-13 00:31 编辑

    楔子
     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神鬼这样的东西吗?或许你是个无神论者,你根本就不信鬼神;抑或你从来没见过,就肯定了它的不存在。但是,小心,你背后是否感觉到有一丝凉意?请你把头转过看一下吧,你看到了什么?呵呵,对了,那是风,你是看不到的,可是它却是存在的。
      科学发展的今天,人们还无法用任何手段去把鬼魂的事实展示于荧屏,而我们所看到那些恐怖片,都是导演的构想,但这构想并不是凭空的捏造,真正令你心理恐怖的电影,还是那些比较接近日常生活或者和你思想相一致的。我们神奇的宇宙是个无限的未知,地球在宇宙的地位也许是沧海一粟,甚至银河系在宇宙的地位也只是微不足道。很遗憾,以人类目前的科学手段来探索,只能知道银河系。而在很多年以前,有个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,盘古把混沌的世界一分为二,上为天,下为地。到了今天,这个传说完全可以说是一种无知的迷信,还好这仅仅是个传说。
      鬼神就好像外星人,人类对他们的了解少之甚少,可能他们存在于另一个时空,以人类目前的科学手段还无从考证。也许未来的某天,它会实实在在的出现于你的身边,那时候你已经不再感到害怕,因为我们不但看过了飞机,还看过载人火箭。倘若在1877年前,人们看到飞机在天上乱飞,肯定会吓得屁滚尿流,四处逃窜,好啦,其他的就不多说了,该进入正题了。
      这篇连载故事,是应朋友的邀托而写的,这些故事都是根据我所经历的事情进行衍伸改编而成的,希望你们喜欢。另外,里面可能涉及到某些人的真名,这全是为表达而需要,毫无指桑骂槐之意,请谅解。
    (一) 送鬼
      血色的残阳诡秘地向着西边那片山头游走,霎时间染红了半边天。在舅舅家吃过晚饭,已经看不到半点日光了,离家里还有二十多公里的路程,在舅妈的百般叮咛下,我骑着摩托车出发了。
      可能是摩托放置得太久的原因,车灯出了点问题,时明时暗,我不得不放慢了车速行驶。公路的两旁,依然是黑压压的大山,在夜色的笼罩下显得几分阴森。身后不时有寥寥的几辆车从和我擦肩而过,最后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。这里没有路灯,听说这段路每到这个时候,就会加大了交通事故发生的几率,还经常发生持刀抢劫事件。一个人行走在这方圆十里渺无人烟的地方,倒真有点害怕,我不得不提高了警惕。车灯时好时坏,令我行驶得十分吃力,稍微减点油门,车又会熄火,又得使出浑身力气去踏火,逼了我一肚子气。按这速度,恐怕要折腾到半夜才能回到家。
      一看表,都快十点了,才到良光路口,还有一半路啊。这时,起了一阵冷风,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。南方的冬天,在北方人眼中根本就算不上冬天,没有白花花的飘雪,更没有亮晶晶冰块。纵然如此,白天和晚上的温差还是很大的,足有十度之差。稍微开快点,肆意的寒风就把耳朵吹的阵阵发痛,手脚也变得不灵便了。无意中,我看了一下观后镜,天哪,不看不要紧,一看差点吓得我差点摔下来了。我看到了一台会移动的纸摩托车,上面坐着三个面无表情的糊纸人,我看得很清楚,后面那个纸人只有半边脸的。我真怀疑是自己眼花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鼓起勇气回过头一看,却什么也没有,再看一下观后镜,里面的景象也消失了。当时害怕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。
      回到家里,觉得头昏昏沉沉的,浑身没劲,身体时冷时热,可能是撞风,得了伤寒。等第二天早上,我去了伯父的诊所。伯父从医数十年了,他给我把过脉,轻微了摇了一下头,接着翻了一下我的眼睛看了一番,神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,也没说什么。经我一再追问,伯父才咳了一下喉咙对我说:“可能是碰冤。”我不明白,伯父便给我解释,碰冤就是碰着刚死去的人,把对方的冤气吸进你体内,让你去为他伸冤。一般死去的人临死前,如果没有什么牵挂的话,就会走得很顺。如果是含冤而死的,就会产生冤气,这股冤气却不能独立存在的,必须借托在活人的身上,必要的时候为死去的冤魂效命。如果冤气太大的话就会产生咒怨,这都是害人的东西啊……伯父边说边摇头,我听后觉得更加害怕了。便把昨晚看到的怪现在一五一十的和伯父说了,问伯父我应该怎么办。伯父说:“你奶奶在生之前曾经教了一些茅山医术,但不知道管不管用,但愿可行吧。”伯父给我开了一道偏方,从神堂下取下二钱香灰,再找些青竹叶、风姜、糯米,还有些不知名的东西,和着半斤白酒,浸足三个小时,然后叫我服下……
      几天后,我身体大有好转,却听到一个让我颇为震惊的消息:前些天发生了一起特大交通事故,事发地点就在良光路口,时间就是我骑车回家的那天晚上约十点,一辆摩托车与一车相撞,肇事者已逃之夭夭。根据现场的迹象分析,确定肇事的是一台东风大卡车,目前正在调查中。遇难的车辆中的三名男子全部当场命赴黄泉,其中有一名男子死得很惨,头部被卡车压掉了一半,脑浆横溢遍地,在场看到的人无一不吐的。我听了,脊椎有股寒意慢慢向着颈部蔓延,最后上升到头顶上。难道那晚我所看到的东西,就是这些吗?这也未免太吓人了吧。我把此事和母亲说了,母亲一时也慌了分寸,便找来邻村一个有名的法师来为我化解。法师看了我一眼,对我说:“看来人家是看上你的了,那就得为他们送送行吧,免得日后常来缠你。”
      按法师的指引,我和母亲到纸紮铺订做了一套纸紮,除了死去的三个主人外,还有一对金童玉女和一批仆人。等师傅做好后,我来验货,总感觉到这些纸人很眼熟,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。啊,想起来了!这不就是我那天在观后镜看到的吗?简直是一模一样,只是那个半边脸的纸人现在是全脸了。我走近观摩了一下,居然发现这个纸人的头部从发额至下巴有条不明显的裂缝!我很吃了一惊。刚开始以为是纸紮师傅刻意做成这个样子的,有点生气的问这是咋回事?纸紮工支吾着说自己也不知道,然后有点无辜的红了脸。这时候,老板见此情形,连忙过来圆场:“可能最近天气比较干燥的原因,浆糊把竹篾粘得太紧,干了就会产生一小点爆裂,这问题倒也不算大啊。”我想:这也裂得太过巧合了吧,既然都做出来了,只是那么一点的小瑕疵,我也无谓强人所难了。我付过钱,便走出了纸紮铺。
      在事发的第七个夜里,我和家人搬着一大堆的祭品纸紮等东西,来到了良光路口进行“送鬼”。
      这夜,没有月光,星星也许埋藏到云层底下了。四周,还是一片黑鸦鸦的绵绵大山,点燃了三支大红烛,霎时间招来了许多好火的飞虫,依稀有几辆车经过,都绕道而行。法师挥着手中那把桃木剑,喃喃的念着谁也听不懂的咒语,我就跪在祭品前。这时候,法师用剑尖迅速挑起一盏油灯,顺着纸紮堆抛去,不偏不倚,恰好抛在那个有裂缝的纸紮的脸上,半边脸顿时烧没了,继而这个纸紮堆都起了火。在法师的主持下,顺利的办完了这门“送鬼”斋事,接下来的日子便回复了原有的平静。
    (故事连载中,敬请期待)

         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3-11-18 08:41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写得非常好,非常逼真,好吓人。
         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3-11-17 01:00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好狂好狂,无敢睇嗲,明天再睇!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8-3-25 09:13
  • 签到天数: 53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发表于 2013-11-15 11:39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鬼的故事我有,但不知怎描述出来,楼主是高手,细节好到位.顶!
         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7-3-31 09:07
  • 签到天数: 31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发表于 2013-11-13 00:26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半夜三更,发呢更个嘢,比你吓到无敢睡嗲哪,边个妹子 过来陪我好嘛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7-4-12 15:55
  • 签到天数: 13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1-13 00:28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高凉红 发表于 2013-11-13 00:26
    半夜三更,发呢更个嘢,比你吓到无敢睡嗲哪,边个妹子 过来陪我好嘛

    果然,醉翁之意不在酒啊。
         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7-3-31 09:07
  • 签到天数: 31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发表于 2013-11-13 00:30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欢迎阿瘦哥支持高州论坛,睇来高州论坛卧虎藏龙呀!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7-4-12 15:55
  • 签到天数: 13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1-13 00:33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高凉红 发表于 2013-11-13 00:30
    欢迎阿瘦哥支持高州论坛,睇来高州论坛卧虎藏龙呀!

    我新手蛋子一颗,还望高凉兄台多多提携。
         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3-11-13 08:34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果然是又来一个写东西的主!奶奶的,高州叫千年古郡,文教之乡,系有番两首散手啵!
         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3-11-13 08:54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幸好是早上,要不比你吓死!
         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3-11-13 10:04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文学加意淫,精雕细作。。。。。。
         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3-11-13 10:05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啊米豆腐!善哉,善哉,施主,回头是岸!上帝与你同在。。。阿门!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7-4-12 15:55
  • 签到天数: 13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1-13 20:44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阿瘦 于 2013-11-13 20:51 编辑

    (二)  古井
          那时,自己还小,约摸十岁左右吧,正值九零年代的农村,经济还十分萧条,那时的村子还没有自来水,唯一的饮用水源,是来自村口那口古井,因此,人们与这口古井结下不解的情缘,世世代代都沿用着。说起这口古井哪,恐怕要追溯到明清年间了,兴许那时候我们的村子还没形成,这井已经存在了,因为可以从那些磨得光滑,长满了青苔的的岩石中可以印证这井至少有着几百年的历史。
          古井就坐落于村口,这口井的水清澈甘甜,每天的清晨到日暮,来挑水的村民们络绎不绝,人们在挑水的路上谈笑风生,古井不但给予了我们生命之源,还把每个村民的心和那份淳朴的情谊默默的连在了一起。每年总会有好几次进行清井的,何谓清井?这里得解释下,村民在打水的时候,总难免有不小心把桶或钩子脱沉到井底下面的,或者会有些顽皮的小孩子会往井里扔石头杂物。这口井足有十几米深,要想取起这些东西,谈何容易?于是,村里那些有力气的青年便肩负此一重任,定期对井进行清理,这就是俗话中所说的清井,清井的作用,其一是把杂物取出,桶子钩子归还失主,免得在井底久了长锈,污染井水,把石头杂物取起来,免得经长年累月的堆积,最后准把井都给填平了;其二是可以换上新的井水,让村民喝起来更加甘甜,更加健康。清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要把井水打干,就必须马不停蹄的打水,如果稍微怠慢了手脚,井水又会泉得满满的,几个有力的青年分工合作,配合得默契的话,从清晨到日暮就能完成清井的工作了,否则的话到夜里还得点亮煤油灯作业。碰着清井的那天,村民总会去沾水,这样可以喝到井底的新鲜泉水,据说可以长命。清完了井,就往井底填上一把黄砂子,在井口插上香火,摆上茶酒祭敬井神。当然,苦力的青年总会得到每户村民募捐的一把大米,一个人可以分得半桶子,甚至更多。
          古井的附近着几口人家,其中一家是阿发,阿发今年四十出头,一事无成,是个地道的混球,偷赌拐骗,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让他一个人做光了。阿发上有一个七八十岁的老母亲,他母亲每天都数落他,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他早点找个媳妇,好让她老人家在有生之年有个孙子让她抱上一把,这样就可以含笑九泉了。每次都说得阿发心烦,总会大声的喝骂老人家,最后干脆丢下她不管了,三五天都没回一次。老人家岁数大了,生活自然不方便。几个好心的村民实在看不过眼,便到井里挑水为老人家添满缸,还不时给她送食。老人家总会用颤抖的手握紧好心人的手诉苦:“如果我阿发有你们这样一半就好了,那个没良心的……”每当村民给老人家送去鸡肉等好吃的,阿发那天准会回家的,然后从那间破屋子传出一阵阵的争吵声,渐渐扩散,接着听到乒乒乓乓的摔碗声,接下来是老人家的嘶哑哭骂声,最后听到“砰”一声巨响,是阿发出来了,把门关得很是狠劲,几乎把破屋震得摇摇欲倒。
          村民们都不断的议论阿发,搞得阿发心烦意躁,去到哪里都不受欢迎,仿佛成了一条丧家之犬。他想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母亲一手造成的,这个累赘还要害他到什么时候呢?想到这,他发出了阴险的冷笑,眼里露出了歹毒的青光,心里动了杀机……
          是夜,时至三更,月色惨淡,照在村口那棵老槐树,幽幽的影子一直延伸到古井里,风吹过,树叶沙沙作响,仿佛在哭诉着自己的孤独。
          自阿发摔东西的那天起,他的母亲就气得生病了,到现在已经是第三天,卷缩着瘦削的身躯,裹着棉被躺在床上。阿发见状,用事先准备好的那罐煤油浇在棉被上,划燃一根火柴丢下后扬长而去……
          待阿发母亲惊醒过来时,全身已是熊熊的大火,沉浸在睡梦中的人们隐约的听到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救命,起来一看,见到阿发的屋子起了熊熊的大火,火光把黑夜照得通亮,火烧着了横梁,瓦片掉落下来,不时发出一阵啪啪啪啪的声响。村民们撞开被锁住的门,七手八脚的用桶从古井打水救火,忙了一个多小时才把火扑灭,屋里冒着浓浓的黑烟和一阵阵熏鼻的焦肉味,丧尽天良的阿发就站在一旁袖手旁观,不时发出一阵阴险的冷笑。
          打那以后,每逢三更,村口这带的气氛便变得十分怪异。有一晚半夜,村民阿海守鱼塘归来,经过古井的时候,朦胧中看到有个老人坐在井口哭泣,这不是阿发的母亲吗?因为阿发母亲生前也总爱坐在井口自言自语的。阿海见到这些情景,早已吓得屁滚尿流,连滚带爬的回到家里和老婆说了,老婆骂他神经病。阿海虽然长得满脸横肉,牛高马大,天不怕地不怕,唯一有个毛病,就是犯了“气管炎”——妻管严,经老婆这么一顿劈头盖脸的数落,心理自然不是滋味。
          说到阿海,倒要说一说这一家子的事情,媳妇陈娣体态臃肿,刁蛮无理,总爱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和村民闹得鸡犬不宁,儿子虾九是个十足的害人虫,才7岁就到处下地偷庄稼,进屋偷火柴和鸡蛋,还有村民看到他好几次的往古井里尿尿呢。这事引起了村民一致的公愤,但碍于阿海是个恶霸,生得七尺之躯,说起话来声大如雷。他不但不把村民的忠告听入耳里,还反唇相骂,因此,村民们见了都得忌让七分,敢怒却不敢言,真恨不得天上突然打个响雷,把这个恶霸劈个正着!
          这天,阿海的儿子又来到井边玩耍,搬着一块大石投进了井里,激溅起了一阵水花,接着还站在井口尿尿,突然,起了一阵西风,把井边那棵槐树吹得索索作响,这小子还没尿完,就一头栽了进井里去了。旁边的小孩子见状,都吓得跑散开了。等村民前往打捞,尸体已经徐徐浮上了水面,虾九的脸部表情很奇怪,仿佛生前受到了极大的惊吓,眼睛都凸出了极限,不断有水从张得很大的嘴巴汩汩流出来,他母亲陈娣见到此情形,抱住儿子的尸体呼天抢地,哭了很久,最后又哈哈大笑。从此,她成了村里的疯婆子,经常有人见到衣冠不整的她爬在井口呼唤着儿子的名字。
          此后,再也没有人去古井挑水了,而是在别的地方挖了几口新井,有几户有钱的人家还在家里钻了个汲水井打水用。古井的路再也没有人来往了,井沿的四周都长满了野草,偶尔会窜出一条草花蛇。被荒弃的古井显得幽静而神秘,曾经听到村民说,这一带到了夜里,还有时会听到老人和小孩子的哭声呢。
    (故事连载中,敬请期待)

    发表回复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